公告:如若遇UC转码页面变形无法观看,请拉至底部点击退出即可流畅观看!
重要: 最新地址发布页下载APP永不迷路

【花团锦簇】(02下)作者:凤隼

时间:2019-11-07 12:04:50 分类:都市言情
字数:44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第二章 新工作 下

  张文海心想,难道这就是之前门卫辞职的原因?对于艳福,他从来不会拒绝,送上门的女人只要姿色过得去,他都会毫不犹豫地收下,然后用自己过人的天赋给对方留下铭记终生的快感,但这次情况有所不同,张文海认为余蓉并没有经过深思熟虑,只要给她一点时间就会冷静下来。

  张文海说道:「你先放开,三天之后我去给你过生日。」

  「好,这是我的地址。」余蓉在桌下留下了一张纸条,「中午十二点之前必须到。」

  送走了余蓉,张文海想要在校园里转转,作为女校里唯一的男性,哪能不好好利用这个优势呢?要是运气好再碰上个像余蓉这样的豪放派,可就不止过过眼瘾这么简单了。

  张文海正走着,被人从身后叫住:「喂,你是新来的保安吧,老周呢?」
  回过头,张文海看见了三名身穿空姐制服的女生,他回想起自己看的资料,空乘班分为四个小班,其中浅蓝色制服配裙装的应该是四班。

  「你们是空乘四班的?」张文海说道,「老周昨天就辞职了。」

  「切,又走一个。」当中领头的女生说道,「慧慧,小婷,你们看他怎么样?」
  「好像还挺强壮的。」左边女生说道。

  「而且也年轻。」右边女生补充道。

  「喂,加入孤芳会吧。」领头女生说道,「我们三个就是你的入会奖励。」
  「而且全校师生你看上哪个都可以带上床。」左边女生说道。

  孤芳会,这个名字张文海在美国听说过,他们是一个跨国犯罪团伙,多年前遭受中情局特工的打击,已经销声匿迹了。再次听到这个名字,张文海倾向于相信这只是个单纯的巧合,但他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,不调查一番恐怕难以安心,何况面前三位准空姐实在是性感火辣,单是这个理由张文海就无法拒绝。

  「你们的意思是,只要我答应,就可以随便玩你们?」

  「没错,只要你留在学校,我们就永远属于你。」领头的女生用力揉着另外两名女生的胸部,三人一起发出阵阵娇吟,「怎么样,动心吗?」

  张文海冲她们一笑说道:「不好意思,没兴趣。」

  「我们三个不够好吗?」右边的女生嘟着嘴,一副很委屈的样子,「那你想要田小艳吗?舞蹈二班的班主任,前几任保安可都想肏她。」

  「只要你答应,今天晚上我们就把她送到你床上。」左边的女生说道,「当然,我们三个仍然随便你玩。」

  鱼饵越肥,鱼钩越大,这是张文海始终相信的道理,他基本能够确定之前几位保安的辞职,十有八九和这个孤芳会脱不了关系,但如果和这三名女生说的一样,全是这种香艳至极的情节,张文海想不到辞职的理由,所以这个所谓的孤芳会背后,一定有更多内情。

  「今晚就可以?」张文海做出一副怀疑的样子,「她好歹是个老师,凭什么听你们的?」

  「芳芳她爸在教育局当官,老师当然要听她的。」

  张文海指着领头的女生问道:「你叫芳芳?大名呢?」

  「就叫芳芳,我们都不用大名。」左边的女生拉过右边的女生说道,「我叫慧慧,她叫小婷,你就这么称呼我们吧。」

  「既然你们不用大名,怎么田小艳就要用大名呢?」

  小婷说道:「她是这个学校的老师,当然要用大名。」

  「也就是说你们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。」张文海还是套出了一些信息,「你们是怎么进来的?」

  「管那么多干嘛,到底加不加入?」意识到小婷说漏嘴,芳芳狠狠瞪了她一眼。

  「田小艳我没有见过,也对她没什么兴趣,不过你们三个倒是不错。」张文海说道,「如果你们说的是真的,我当然愿意加入,但现在没有凭证,你们让我怎么相信?」

  见张文海快要上套,芳芳又恢复了娇媚的语气:「你想要什么凭证?」
  「这个嘛,很简单。」

  说着话,张文海将左手伸到芳芳的裙下,轻轻抚摸着她的大腿,丝袜光滑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,慢慢地向更深处探去。芳芳一边装得很享受,一边和两位女伴进行着眼神交流,她心想男人果然都一样,略施小计就能上钩,但她没注意到,虽然张文海的左手一直摸个不停,但右手始终垂在身侧,丝毫没有任何动作。
  张文海表面上一副色欲攻心的样子,心里却明白自己可能已经处于危险之中,他的右手之所以不动,就是为了防备有可能的突发情况。芳芳觉得张文海的左手突然加大了力量,开始在大腿根附近揉捏起来,时不时在臀部抓一下,甚至让她有些疼痛,她还以为是自己魅力难挡,让张文海把持不住,却不知道对方真正的意图是想检查她的腿部肌肉,以此判断是否受过体能上的训练。

  「好,我信了。」确认她们只会色诱之后,张文海将手抽了出来,「我加入你们,什么时候可以进正题?」

  「瞧你急的那样。」慧慧掩嘴微笑,说不出的妩媚,「今天晚上八点,你去503教室等我们。」

  送走三位女生,张文海不敢耽搁,他立刻返回保安室,上网搜索有关孤芳会的情况,中文英文都搜过之后,他发现网上的信息不比他知道得更多,于是他想,既然前几位保安都加入过孤芳会,说不定会留下只言片语,可惜他一直找到下午六点,被前来送床的工人打断,也没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。

  「不管了,吃顿饱饭,然后去跟她们好好玩玩。」

  七点四十分张文海就到了503教室,这里的布置和普通大学教室差不多,一排排桌椅固定在地上,教室最前面是讲桌黑板和LED显示屏,三名女生还没到,张文海便开始思考起她们的用意。作为学校保安,教学楼本来就是张文海可以自由进出的场所,所以他判断即使有阴谋,也应该和场所无关,而是在人的身上。

  他在美国见过一些很恶劣的行为,有的人在得知自己感染艾滋病后,就开始通过社交软件疯狂约炮,以此达到报复社会的目的。张文海并不害怕这种人,相反他还约过几个,除了因为他有使用安全套的习惯,还因为他有特殊的基因。听字母小组的队医说,张文海体内的免疫细胞缺少了一种蛋白质,而这种蛋白质正是艾滋病毒攻击的靶子,所以张文海天生对艾滋病免疫。

  还有一种可能是「仙人跳」,这种古老的诈骗手段在世界各地都广泛流传着,但「仙人跳」通常只有一个女人,更何况这里是女校,总不能做到一半另一个女人推门进来对张文海说「我们是同性恋,你要赔偿我。」之类的话吧。

  想了半天,张文海也没个头绪,他不知道此时三名女生已经到了教学楼,正在商量着什么。

  芳芳从手提包里拿出一瓶药说道:「这是最新一代产品,给他吃下去两分钟内肯定睡着。」

  「还是伪装成万艾可的样子吗?」慧慧看到药品上印着枸橼酸西地那非片,不由得叹了口气。

  小婷说道:「芳芳姐,每次都要脱光衣服让人摸来摸去,干得兴起还得让人内射,最后装成欲求不满的样子,我真觉得恶心了。」

  「那还能怎么办?」慧慧说道,「上头的命令,你敢不执行吗?」

  芳芳说道:「再忍一下,小婷,做完这次咱们就自由了。」

  「芳芳姐,你说上头这是图什么?」慧慧说道,「费了半天劲,好不容易控制住他们,最后什么都不做又让他们走了。」

  芳芳说道:「我也不知道,反正咱们做好自己的事,别的不要多管。」
  慧慧说道:「芳芳姐,八点十分了,上去吧。」

  「你们迟到了。」看见三个身穿空姐制服的女生出现在门口,张文海打起了十二分精神,「说吧,怎么罚你们。」

  「主人说怎么罚就怎么罚。」芳芳媚笑着将提包放在地上,走过去用身体贴住张文海,右手摸在他的裤裆处,「要不先让我们伺候您更衣?」

  「我要速战速决,上衣就不用脱了。」张文海在T恤里藏了一根甩棍,这是他唯一可以防身的武器。

  「好吧,那我们姐妹先脱。」

  「不用,制服诱惑没有制服怎么行。」张文海说道,「你们穿着衣服,肏起来才有意思。」

  芳芳隐约感觉到这次的目标和往常不太一样,但她依然对自己的魅力充满信心,她摆出一个自认为最妖娆的姿势说道:「主人,我们接下来要干什么?」
  「当然要干你们了。」张文海快速脱下裤子,将芳芳的头按了下去,「先用你的嘴把我的小兄弟叫起来。」

  「啊,好大呀。」芳芳的惊讶发自内心,她只是因为上头的命令,色诱过几名保安,并没有见过多少男人。

  中国男人阴茎的平均长度在十厘米左右,直径大约二到三厘米,张文海以前的尺寸也差不多,在海豹突击队的时候背地里还遭到过一些嘲笑。神奇的是从他二十二岁进入字母小组开始,阴茎仿佛进入了第二个发育期,长度增加了一倍有余,直径更是增长了两三倍之多,组员们私下比较过,除了一名身高接近两米的非洲裔大汉,就属张文海能够「傲视群雄」。

  从那之后,张文海就认为自己在性交方面绝对拥有超能力,他的持久性和他的军事素养一直是字母小组的传奇。当然,队医告诉过他性交时间太长并不是什么好事,但张文海的情况很特殊,他能凭自己的意志调节时间,既可以是三十秒缴械的「快枪手」,也可以是保持五十七分钟记录的「打桩机」,字母小组的其他成员对此心服口服,包括工具大一号的非洲裔突击手。

  芳芳努力张大嘴,却只能含住大约一半左右,感觉整个口腔都被撑满了,就连舌头都没有多余的活动空间,她不禁有些担心,等会儿正戏开始自己会不会被插坏。慧慧和小婷看在眼里更觉得不可思议,芳芳掌握着「深喉」技巧,有个自称长度十八厘米的保安都能被她一口含到底,而在张文海没有完全勃起的状态下,芳芳的嘴唇距离根部依旧有三四根手指的距离,她们现在只希望这个男人是个银样镴枪头,否则今晚的计划恐怕要泡汤。

  两分钟后张文海抽出阴茎,将一个安全套交给芳芳说道:「来,帮我戴上。」
  「主人,我们都吃过药了,用不着这个。」芳芳认为安全套会降低张文海的敏感度,让她们的计划更难以实现。

  「这是我的原则,就是破处也要戴。」张文海沉下脸说道,「你要不愿意,我自己戴。」

  「主人为我们着想,高兴还来不及呢,怎么会不愿意?」

  事实上芳芳并没有使用过安全套,她不知道该怎么戴。笨拙的手法引起了张文海的注意,他相信三名女生的行为并非出于自愿,而是有人在背后控制,那么自己没必要将她们干到半死不活的地步,也许有机会收服她们,问出更多消息。
  不规范的戴法会增加安全套破损的风险,张文海干脆从芳芳手中拿过套子自己戴上,然后指着讲台说道:「趴上去。」

  「主人,要不先吃一片这个吧。」站在一旁的小婷突然说道。

  看着小婷手中蓝色的药片,张文海心想,难道这就是她们的目的?验证的方法很简单,他对小婷说道:「我不需要。」

  「主人,我们三个人很淫荡的,都希望你能干得久一些。」小婷的坚持足以证实张文海的判断。

  心思既然已经不在性上,张文海的阴茎自然软了下来,芳芳看在眼里,还以为是小婷的话冒犯了他,毕竟嘲笑一个男人的性能力很容易触及他的底线,她正在想该如何挽回局面,却看见张文海从小婷手中拿过药片,反复观察了一阵说道:「我吃下这个会怎么样?昏迷吗?」

  「这……」

  「你们三个一起上,一般的男人肯定招架不住,等弄到他有心无力,你们就骗他吃这个药。」张文海说道,「吃下去之后他会昏迷,昏迷了又怎么样呢?」
  张文海看了看三人,继续说道:「对了,昏迷后你们就可以拍照,然后以此来威胁他,一个听话的保安能干什么呢?当然是放特定的人进出学校了。」
  「为了防止一个人时间太久被怀疑,所以每过半年,你们就让保安主动辞职,并且替你们保守秘密,然后再对新来的人下手。」张文海见三女都低着头,知道自己猜对了,「你们最好把知道的情况告诉我,也许我能帮你们,否则单凭这药就足以让警察请你们去聊聊天了。」